据vancouver-ca报道,上个世纪90年代,中国男子Liu Shaoyao和自己的妻子从中国浙江移民到了法国。

虽然由于语言障碍等原因,夫妻俩的生活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但他们还是凭借着自己的辛勤劳动在那里安了家,并且有了五个可爱的孩子,也算是其乐融融。

可这一切的安宁生活,却在2017年3月的一天戛然而止,也就是Liu在法国生活了近30年后。

这天晚上,Liu正拿着剪刀在家中杀鱼,准备给孩子们做一顿丰盛的晚餐,但是楼上却传来了非常大的噪音。

Liu当时也没多想,拿着剪刀就冲上了楼,打算找邻居理论一番。

碰巧他的一位邻居是一名退休警察,当他看到Liu在平台上拿着剪刀骂骂咧咧的时候,就觉得他是在拿着武器挑衅。

于是这位退休警察就报警称他看到Liu正在酗酒和抑郁中挣扎,并且有持刀伤人的迹象。

大概十分钟后,三名警察来到了Liu位于巴黎19区的公寓,当时这几名警察言语威胁Liu开门,但他拒绝了,并且用家中的晾衣杆抵着房门。

这三位警察显然不耐烦了,就直接破门而入,Liu根本无力反抗,还没等他张嘴想和警察理论,只听一声枪响,Liu就这样倒在了其中一位警察的枪下。

2019年7月11日,Liu的家人对这名警官提出了上诉,但是在这次调查中,他并没有被指控“故意暴力导致非故意死亡”,并且还落了个正当自卫的名号。

这几名警官表示,56岁的Liu当时和他们发生了冲突,并且还导致其中一位警察受伤,所以他们才会开枪。

但是事实上,一位住在隔壁的邻居说,他并未看到Liu和警察有任何争执,而且警察在开枪前并未对Liu做出任何警告。

而且当时Liu的两个女儿就在家中,他们说自己的父亲从没有碰过任何人,所谓的武器也只是一把用来处理鱼的小剪刀。

据Liu的女儿透露,他们的父亲身材瘦削,身高仅有一米六出头,体重60公斤左右,根本就不足以和那几名警察对抗。

在接受采访时,附近的邻居表示,警察的描述完全不符合现场情况,他们只是进行了一场非常暴力的干预。

2019年10月26日,巴黎的一名临时法官下令进行一项专家调查,以确定Liu和她的孩子所遭受的损害程度,这是对国家重大过失责任提起诉讼的先决条件。

与此同时,前人权捍卫者Jacques Toubon建议对警察进行纪律处分,原因是他们缺乏判断力,以及对儿童的照顾不力。

由于法国司法机关的不作为,在Liu死后,数百名亚裔社区成员和反种族主义团体在第19区警察局外举行抗议活动,高喊警察谋杀犯和不公正。

中国政府还向法方提出正式申诉,要求法方保障在法中国公民的安全和合法权益。

这家人的律师Pierre Lumbroso也抨击了所谓的“警察和司法机构之间的两面派”,并宣布计划将此案一直上诉到法国最高法院。

“我们认为法官警察和司法之间有一种心照不宣的想法:法官不想和进行调查的警察发生冲突。”

今年2月16日,Liu的家人再次就对肇事警察无罪释放这件事提起上诉,但却遭到了巴黎法院的驳回,这对他们历时三年的正义运动来说,无疑又是一次致命的打击。

要知道,法国警方之前曾多次因在巴黎贫困地区的行动中涉嫌暴力而受到投诉。

在一起引起广泛愤怒的案件中,黑人青年工人Theo Luhaka在2017年2月受到警察攻击,肛门严重受伤,被送往医院。

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司法公正?Liu的家人还能等到这一天吗?

最后修改日期: 2022年3月18日

作者